深圳都市網-致力打造深圳知名資訊平臺

http://www.4ku78.com

當前位置: 梧桐山下 > 深圳便民 > 深圳天氣 >

羅湖木頭龍舊改近10年 仍有4戶拒簽 49名簽約業主已相繼離世

時間:2019-08-05 18:34來源:未知 作者:梧桐山下 點擊:
▲木頭龍城市更新項目片區與周邊新建的小區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木頭龍業主之家,老業主們時常在這里聚會,了解木頭龍城市更新項目近況。 木頭龍城市更新項目片區,待拆遷的舊樓外長滿了雜草。圖片均由深圳晚報記者 楊少昆 實習生 李盈盈 攝 ▲談起這些年的搬
 
▲木頭龍城市更新項目片區與周邊新建的小區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木頭龍業主之家,老業主們時常在這里聚會,了解木頭龍城市更新項目近況。
 
木頭龍城市更新項目片區,待拆遷的舊樓外長滿了雜草。圖片均由深圳晚報記者 楊少昆 實習生 李盈盈 攝
 
▲談起這些年的搬家經歷,業主流下了眼淚。
原標題:羅湖木頭龍舊改近10年 至今仍有4戶業主拒簽
49名簽約業主沒等來新房相繼離世,多名業主和專家呼吁有關部門介入破局解困化險
深圳晚報2019年08月05日訊 從2010年被列入全市首批舊住宅區城市更新項目到2019年仍有4戶業主拒絕簽約,羅湖木頭龍城市更新項目在10年拉鋸戰中艱難推進,已簽約的一千多戶業主深受影響。49名業主在等待中相繼離世,有的業主租房近10年來搬家7次,有的業主甚至給拒絕簽約的鄰居下跪……
木頭龍小區位于羅湖區華麗路與愛國路交界處,在地鐵3號線翠竹站附近,臨近翠園中學、翠竹外國語實驗學校、深圳市人民醫院。這里交通便利、生活配套完善,本應是安居樂業的理想家園。但因為城市更新項目遲遲無法推進,木頭龍現在一片荒蕪,與周圍繁華的現代都市景象格格不入。
近日,記者通過梳理項目發展歷史、現場探訪小區現狀、深入采訪業主代表、咨詢相關專家意見,探討如何解決這一困局。
項目回顧
2010年列入全市首批舊住宅區城市更新項目
木頭龍小區始建于上世紀80年代,共有61棟樓宇、1340戶住戶,是我市早期建設的多層住宅小區,集中居住著多個國企、事業單位的職工。這些房屋樓齡都在30年以上,因使用海沙建設,目前均為危房,存在重大安全隱患。小區道路狹窄、地下管網老化、配套設施落后,無法滿足居民基本生活需求。2007年,木頭龍小區改造升級意愿征集啟動。
2009月12月,《深圳市城市更新辦法》開始施行,標志著深圳城市更新的大幕正式拉開。2010年4月,全市共有8個舊住宅小區被列入深圳城市更新單元第一批計劃,木頭龍小區名列其中。與此同時,業主簽約和搬遷工作同步啟動。2012年,該項目業主簽約率達到80%。
項目進展
2019年業主簽約率停滯在99.7%
2013年4月,深圳市規劃和國土資源委員會通過木頭龍片區城市更新專項規劃設計的審批。該項目占地面積約7.7萬平方米,需要拆遷的總建筑面積約11.9萬平方米。根據現有規定,同片區居民必須“100%同意”方可啟動拆遷舊改,但因業主簽約戶數和簽約面積遲遲未達到100%,該項目進展十分緩慢。
2016年上半年,木頭龍城市更新項目簽約戶數、簽約面積突破95%;同年12月,該項目在拆遷補償談判方面取得一些進展,30戶業主集體達成協議,使整體簽約率達到98%,但仍有20多戶未簽約。2018年6月,簽約率達到99.7%,剩余4戶未簽約。
2019年,這場持續近10年的舊改拉鋸戰仍在繼續。至今,剩下的最后4戶業主仍拒絕談判、拒絕簽約,有的還在漫天要價,七八十平方米的房屋竟要補償四五千萬元,讓項目再次陷入簽約無望的僵局,已簽約業主“最后的期望”變成了“最后的絕望”。
現場探訪
小區破敗不堪形同廢墟
木頭龍小區的現狀如何?近日,深晚記者走入木頭龍小區,看到小區內部道路較為狹窄,只能允許一輛車通過。現場隨處可見破敗的六層舊樓,一些外墻已剝落,一些殘垣斷壁,房屋的門窗大多被拆下,大量建筑垃圾和生活垃圾遺留。由于長期無人居住和管理,小區內雜草叢生、蚊蟲肆虐,生活環境十分惡劣,如同廢墟一般。
據了解,該小區大多數業主是下崗職工,目前他們普遍年齡為60~70歲。項目啟動后,已簽約的業主相繼搬離,剛開始他們在周邊租房住,但逐年上漲的房租迫使他們不斷搬家,離“老家”木頭龍越來越遠。
近十年來,這些業主居無定所,不僅正常生活深受影響,還承受著巨大的精神壓力。據統計,目前已有49位業主,在等待回遷的過程中帶著遺憾離世。80%、95%、98%、99.7%……多年來緩慢更新但一直無法達到100%的簽約率,成為縈繞在木頭龍眾多業主心頭的痛。
業主心聲
“我們那么早搬出來就是希望項目能快點啟動”
為進一步傾聽他們的心聲,記者采訪了一些業主代表,深入了解他們內心真實訴求。
“49位老人在等待中遺憾離世”
“原本計劃2016年回遷,現在都2019年了簽約率還達不到100%,真的不知道什么時候才能回到木頭龍。”說起等待回遷的痛苦,鄧先生感慨萬千。“為了支持舊改,父母很早就搬出去住,多年來一直問我什么時候能回去。為了不讓他們失望,我編了很多理由。”
鄧先生告訴深晚記者,“父親病重時還拉著我的手問木頭龍的情況,為了不讓他擔心,我安慰他說項目進展很順利,很快就能帶他回家。但轉過身我就忍不住哭了。”鄧先生提到,“最后父親還是在失望中離世,成為我心中永遠的痛。”“希望政府采取措施破除這個局面,我不想讓這種不幸再次發生在我母親身上。”鄧先生說。
對于鄧先生說的情況,陳先生深有感觸。“我父親是一名退伍老兵,原本希望父母在這里安享晚年,卻沒想到他們生命最后幾年是在四處漂泊中度過。”陳先生提到,他父母是第一批簽約的業主,也是較早搬出去住的。“老人都有故土情節,他們始終認為木頭龍才是他們的家,多次勸說也不愿跟我們一起住。”他表示,多年來父母搬了很多次家,“因為父母身患疾病,有幾次還遇到房東拒絕他們租住的情況,想起來心里特別難受,他們年紀這么大了還要如此受罪。”
“他們一直盼望著能早日回到木頭龍生活,但一次次期望卻換來一次次失望,直到去年他們相繼離世。”陳先生嘆著氣說,已經有49位老人在等待中遺憾離世,沒有過上幸福的晚年生活。“我們這仍有230多位68歲以上高齡業主,其中80歲以上的接近80位。希望項目盡快取得突破,不要讓他們再有遺憾。”陳先生說。
“為求鄰居簽約甚至向他們下跪”
“簽約后我輾轉搬了7次家,近十年3000多個日夜里,我無時無刻想要回到自己的家。”談起多年來在外租房的經歷,史阿姨忍不住流淚。“我是獨自帶著兒子生活的單親媽媽,原本希望舊改后有新房讓兒子結婚,現在孩子都38歲了新房還沒有著落。木頭龍還是一片廢墟,回遷更是遙遙無望。”史阿姨表示,“至今不愿簽約的業主全然不顧大多數人的利益,希望政府為民解憂幫幫我們。”
“他們真的好狠心,為了求最后幾名業主簽約,我甚至多次向他們下跪,他們不但不理我,還惡語相向。”快70歲的陳奶奶面對記者激動得痛哭流涕。“我們以前還是一起聊天、跳舞的鄰居,因為這個事情現在都反目成仇。”陳奶奶越說越難受。
陳奶奶告訴深晚記者,“為配合舊改,我公公八十多歲時搬回老家住。當時承諾他房子建好后接他回來住,但直到老人家去世也無法實現。”
“這輩子做夢都想住上電梯房”
王奶奶當年是第一批入住木頭龍的業主,“我看著木頭龍一期期蓋起來,對這里的感情非常深。”項目開始時,王奶奶也是第一批簽約并搬出去住的業主,“我們趕上了政府的好政策,既能讓自己有新房子住,又能推動城市更新。我當時還很激動地對左鄰右舍做動員工作。”王奶奶說。
“拖了這么多年,我們一大家子經常要在搬家中受折磨。房租飛漲逼我們越搬越遠,唉……”王奶奶忍不住嘆氣。“我希望政府能幫幫大家,讓我在有生之年住上電梯房,不用再拖著老寒腿爬樓梯,讓我的家人過上更好的生活。”
張爺爺也是第一批簽約的業主,“我們很早就搬出去了,當時想著能盡快回來讓老婆孩子住上新房,結果快十年了,還回不來。”他還提到,房租成本越來越高,“當初搬出去時一個月花3000元,現在已經漲到7000元。”張爺爺是一名抗戰老兵,在戰場上立過三等功,他說:“我們當年在戰場上流血流汗,如今真的不希望再為木頭龍流淚了。”
張爺爺的老伴表示,“我跟著他過了幾十年的苦日子,沒想到年紀一大把了還要到處奔波租房住,我這輩子做夢也想住上有電梯的新房。”她邊說邊流淚。
“希望政府采取措施破解僵局”
業主鐘爺爺今年80歲,他認為同片區業主“100%同意”才能啟動項目的規定,已經成為阻礙城市更新的一大障礙。“不能因為極少數人的行為影響到絕大多數業主的利益和整個片區的更新改造進程,這對于個人和城市發展都是百害而無一利的。100%原則是否有修改的可能?”
鐘爺爺坦言:“在等待的過程中,我因為前列腺癌動了幾次大手術,從鬼門關上走了幾回。堅持到現在就想看到房子能夠建起來,子孫后代能夠住進新房子。”
業主陳爺爺提到,“我們那么早搬出來就是希望項目能快點啟動,現在反而受了更多罪。當初是臨時安置,現在卻變成長期無家可歸。我們年紀大了,真的受不了一年搬幾次家的折騰。”陳爺爺認為,“一千三百多戶業主受了太多苦,從孫子上學到孩子結婚,再到老人看病,太多人受到牽連了,不僅生活受到很大影響,精神上也備受煎熬。”
“已批專項規劃中的市政設施、公共配套無法實現,已簽約并搬離家園的業主不能及時回遷,還會導致大量社會不穩定因素產生,有可能引發更嚴重的社會問題。”陳爺爺希望政府采取有效措施,依法依規破解這個僵局。
專家呼吁有關部門積極介入防范木頭龍項目風險
就木頭龍遇到的僵局,深晚記者采訪了業內專家耿延良和顏雪明。耿延良是深圳市國際仲裁院仲裁員、中房協城市更新研究中心主任、廣東安云更新律師事務所創始人、深圳市城市更新開發企業協會創始會長。顏雪明是建緯(深圳)律師事務所律師、北京大學法學院碩士生兼職導師、深圳國際仲裁院仲裁員。
2017年8月18日,這兩位專家都參加過“舊住宅區更新項目僵局破解之策”研討會,該研討會由深圳市城市更新開發企業協會組織召開,眾多舊改專家、法律學者、人大代表、業主代表和企業代表一起聚焦舊改困局,木頭龍項目就是會議討論的一個焦點。多位與會人員認為為了保障公共利益,有關部門在破解僵局方面應要主動作為、敢于擔當。研討會當場就有木頭龍片區業主呼吁,“請求政府相關部門積極依法介入”。
2017年8月28日,羅湖區政府發出的通告指出,對部分已批規劃的以舊住宅區改造為主的拆除重建類城市更新項目,因拆遷談判問題停滯不前、久拖不決的,將依法依規解決拆遷遺留問題,確保回遷房、保障房、公共配套等城市更新公共利益盡快落地,消除安全隱患、保障民生福利,打造宜居宜業城區。
兩位專家對木頭龍項目也了解比較深入,如今距離上次研討會兩年多時間過去了,當年政府發出通告后,至今也一直未見有實質性措施。木頭龍僵局仍在,而且產生累積疊加的風險一天天加大。
兩年前,在“舊住宅區更新項目僵局破解之策”研討會上,舊改專家耿延良與顏雪明了解到一組數據,木頭龍的簽約率達到98%,僅剩20余戶業主沒有簽約,有30多位業主在等待回遷的過程中相繼離世;如今近兩年過去了,木頭龍的簽約率為99.7%,剩下沒簽約的業主還有4戶,而在等待中相繼離世的業主人數已經增加到了49人。
“兩年時間過去了,木頭龍舊改依然沒有實質性的進展。”耿延良指出,“僅僅因為4戶業主拒絕簽約,導致項目陷入了僵局,這不僅造成了社會資源的極大浪費,還帶來了項目可能爛尾等高風險,這超出了一個更新項目的問題,已發展演化成為一個社會問題。”
在耿延良看來,木頭龍舊改立項初衷是為了改善木頭龍小區居民的居住環境,且該項目規劃了57310平方米保障性住房和13730平方米公共配套設施,涵蓋教育、醫療和文體多個方面,提升公共服務水平,涉及眾多的公共利益。“依法盡快介入破解目前困局,不僅關系到已簽約的1336戶業主合法權益的保障,也關系到城市配套的完善,更是考驗政府防范化解社會風險的能力。”
“當絕大多數人都同意重建,期盼新的家園的時候,極少數人為了自己的私利,置絕大多數業主的利益于不顧,既沒有任何法律上的依據,也不具有任何道德上的正當性。”顏雪明表示,我國物權法第76條規定,重建建筑物及其附屬設施,應當經2/3以上的業主同意,這說明不存在個人所謂的絕對權利。“1300多戶業主長期流離失所,已產生社會風險,防范風險無疑是急需保障的更大公共利益。”同時他也指出,事已至此,相關部門依法介入是最有效率也是最大公約數的解決方案。
“由于項目久拖不決,社會風險在不斷累積,政府有關部門介入迫在眉睫。”兩位專家呼吁,面對木頭龍舊住宅區更新項目困局,有關部門要有主動作為和敢于擔當的責任意識,采取行政征收等多種有效措施,破解歷史遺留難題,及早防范和化解社會風險,消除公共安全隱患,保障公共利益落地,切實推動城市安全運行和高質量發展。(記者 葉洋特 易芬 實習生 潘瀟雨)
本文地址:http://www.4ku78.com/bianmin/tianqi/8599.html (本文由梧桐山下小編整理發布,更多深圳資訊請點擊:深圳網)
頂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0
------分隔線----------------------------
相關文章
天天鲁在视频在线观看_青山葵中文字幕在线播放_一本道?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